六花亭

杂七杂八

       26号马上就要过了,祝自己生日快乐。希望能够赶紧暴富发大财,建个带院子天台的三层楼,养两只狗,一只叫阿旺,一只叫阿财,听着开心。养两只猫,一只叫布洛芬,一只叫杜冷丁,听着洋气。再买辆小飞度,没事出去浪一浪。

不管如何丧,过了今天再说吧。

     


有些经历,只会深藏在脑海深处,除了天地和自己,无人知晓。
有些回忆,也只会埋藏在心里。可能被忘记,可能缄口不提。但都是无法释怀。

三刷!依然震撼!!大概在蛟龙的坑里出不来了。
我记得一刷观影,当邓梅含泪说谢谢的时候,电影院内响起了清晰的“丟!!谢你妹啊谢!”
我知道,邓梅在营救过程中,全力配合不拖后腿,并极力保护小女孩,主动脱下防弹衣,并且懂得感恩。或许她不如我莉姐的超强战斗力,也不像夏楠那样“死都不怕,跟恐怖分子干到底!”,但是她作为一个从未直面过血腥的普通人,依然用自己瘦弱的身躯保护着怀里的小女孩。
如果放弃邓梅,失去的不仅仅是人心,更是失去中华民族的魂。我们这个民族,在屈辱的百年中未曾放弃;我们的军队,在艰苦卓绝的抗战中都未曾放弃的信念,不可能在恐怖分子的威胁之下就退缩。
如果放弃总统,我们国家将在世界所有的国家中,在经济、政治、文化等活动中是失去信誉,更别提我们的军舰在紧急时刻进去他国港口去营救我们的同胞。美帝能够流氓到底,过河拆桥,忘恩负义。但我们更懂“千里之堤溃于蚁穴”,也知道“水能载舟亦能覆舟”。
蛟龙一队,八去二死一惨一伤。有人问,值得吗?也有人说,这是一次失败的军事行动。
斯人已逝,我们不能去问当事人的所思所想。
我知道,蛟龙一队完成了撤侨,救了人质,抢了黄饼。
我知道,舰长说的“马革裹尸还”。
我知道,当年的“印尼屠华”,是刻骨铭心的血海深仇。所以才会有,“每一个中国人都不能伤害!”
也有人说,时间线条混乱,只是各种打打杀杀、枪支弹炮堆砌成的商业片。
我自己捋了一下时间线条:军事政变——侨民有难——伊维亚政府开放港口给中国军舰——恐怖分子为挑拨双方关系,给政府军施压,并且试图将中国拖入战场,从而能够仿制在欧亚地区开展的恐怖袭击——领事馆一行被困——总统遇袭,作为开放港口的交换条件,中国军舰护送总统一家——恐怖分子抓中国公民,给中国施压,以人质交换总统——蛟龙一队解救人质——完成所有中国公民的安全撤离任务——抢黄饼。
三刷依然感触颇深,“我们不是生活在和平的年代,我们只是生活在和平的国家。”有人把黑暗挡在了我们看不见的地方,所以我们能够活在阳光下。
就像那兔说的,“喜欢战争没脑子,忘记战争没良心。”
我们这个国家啊,历经辉煌,也坠落过深渊。我们在百年屈辱中艰苦抗争,我们在遍体鳞伤中艰难成长,有错误、有挫折、有纠结、也有过痛苦,可是我们从未放弃。

村里有人家开始放烟花了,街边有小孩子扔炮了。boom ~boom~不过我们这一辈都过了买烟花的年龄了。
大扫除完成了,就差贴春联了。都觉得求财求贵人的春联太俗气,配不上自家的逼格。
甜粄发糕也已经出炉了。只剩酿腐卷和炸煎堆了,不过今年大概也不会做很多。老一辈精力不够,年轻一辈没有技术。
红包也买了,就差往里面装压岁钱了。还好我还没结婚,还不用给小朋友红包包。
想着以后如果带他回来这里玩,给他讲讲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有什么故事,可惜也就是想想而已。
见到老家的亲戚,好似情感依旧,可是却莫名有着生疏和隔阂。
不过最想见的外公外婆,这辈子是再也见不到了。
2017年也是过得“五花八门”。
情感世界多年如死水,2017年却深深品尝了何为怦然心动,何为“求不得”的苦涩和心酸。
彼此当做陌生人的亲人,2017年却为了亲弟的扶养而差点对簿公堂。突然变成另一个人的支柱,突然意识到我没办法放弃自己的弟弟。
以前对金钱也有执念,但是总觉得够用就好。但在2017年意识到,钱,房子,车子,是多么的重要。什么都没有的自己,面对不喜欢的人和事,哪怕眼眶就快憋不住眼泪,却仍要露出得体甚至谦卑的微笑。
在2017年做着越来越不开心的工作,虽然心里一直骂骂骂,但是还加班还是会加班完成。毕竟靠这份工资养活自己。
在2017年,最害怕的是,感觉自己在慢慢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。
所以在2018年,我希望能够做自己。希望能够重视自己的健康,自己的心情。学车也好,考证也好,学个乐器也好,不想再让自己被工作束缚,被情感束缚。开心,最重要。

你来,我热烈欢迎;你走,我毫不挽留。
不想,不说,不问。
正如我的承诺,一切如常。

千山万水不曾行,魂梦欲教何处觅。

掉落的珍珠,
酒精的作祟,
一一串联,
得到一条令人心醉的项链。
多沉醉。
看你将这条项链轻轻搭在她的脖颈,
眼睛里闪耀的爱意,
多情深。
应笑我,酒意浓,梦醒时。
血肉为火,以心为柴。

今天生日
想起曾经在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两个人
在他们眼里
我是最可爱、最聪明、最漂亮,是他们最疼爱的人
可是,他们已经不在了

外公外婆,我好想你们呀

    感谢科技,让我还能从过去的影片中欣赏到美人的音容笑貌。
    我这个行外人的拙见,我认为能够从细节演活角色的演员,是令人着迷的。
    美人在骨不在皮,仰头的娇羞,低眉的妩媚,一剪秋水的双瞳,奉茶时微露的手腕,行动时风吹杨柳的身姿,配上略带磁性的中音,无需艳丽的服饰和妆容,没有刻意的搔首弄姿。对簿公堂时的冷峻,真相大白时的倨傲,破釜沉舟时的决绝,无论披上何种伪装,他的灵魂刚毅坚强。
    眼神、语气、神态、姿态的细微变化,一个是温婉娴雅的蝴蝶夫人,一个是心机深沉的跨国间谍。
    由于时代的原因,《蝴蝶君》并不是一部满分电影。尊龙所扮演的名伶并不完美,没有吹弹可破的脸蛋,没有阴柔的气质,更没有清脆的嗓音,与真正的女性天壤之别。影片也没有要求尊龙扮演一个无懈可击的女性。清淡的妆容,细小的胡渣,分明的棱角,宽广的肩膀,许多细节都彰显着影片从未掩饰角色的性别。
    这些明显得如同白纸黑字的漏洞,影片中的另一个角色,高仁尼真的就没发现这些吗?真的没有发现朝夕相伴、深情相爱的伴侣是一个“他”吗?是爱蒙蔽了双眼,还是自己的自欺欺人?所以,当真相被无情揭开的时候,角色的崩溃和毁灭,就是这些错漏百出的细节的作用。
    是什么造就了这个情感的悲剧,爱情的事故?是当时的政治斗争,还是东西方文化的偏见和误解?或许只能用《伪装者》里所说的,“人的命运有的时候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,这个世界会卷着你走,身不由己。”